• 晉城原創音樂聯盟

    許巍:唱歌的時候,我的心最遼闊

    因巍相聚2021-05-18 11:22:19

    來源:北青藝評

    文|山鬼


    經歷過彷徨、苦悶、沉默,步入中年之后的許巍終于踏出了一片新天地。尤其是近兩年,他以露天而非錄音室錄制的超常規方式制作新專輯,已經在各大城市舉辦了10場的巡演仍在向前推進,赴英國錄制節目探訪搖滾的故鄉,與志同道合的伙伴們一起尋找音樂中不變的感動,九月又再發行了演唱會live專輯……在那一代搖滾音樂人中,許巍現在的表現最穩定也最活躍。



    我們現在就靠商演活著


    北青報:為什么要做一張演唱會現場紀錄專輯而不是原創專輯?


    許巍:去年剛剛出了《此時此刻》,接下來就展開了巡演。這次巡演規模比較大,所有場次都錄了音,原來的想法就是一個簡單的記錄,用于我們團隊事后聽聽,總結問題,但后來大家聽過以后,覺得比我們想象的好太多,就一致決定干脆精選10場演唱會的曲目出一張專輯。


    比起錄音室專輯,這個一定會有更多瑕疵,不過live專輯無所謂,就算唱錯了也沒事,要的就是那種現場的感覺。唯一的遺憾是我們沒有做太充分的準備,要早知道會出這張專輯,肯定設備什么的都會更棒。尤其是觀眾的聲音,那個氛圍比收錄進來的要強太多,我們當初架設的話筒太少了。


    北青報:不過這張專輯還是很受歡迎的,簽售會不是周末,現場還來了上千個歌迷。


    許巍:確實沒想到,所以我也覺得很驚喜。我沒怎么辦過簽售活動,上次還是2004年,當時最多的一場有2000多人。那時候唱片業還沒有下滑,而現在做專輯真的太不容易了,很感謝歌迷的支持。


    北青報:你也提到了唱片業的下滑,這10年來唱片業的確是越來越不好過,您自己對此有什么具體的體會嗎?近年推出的專輯是賠了還是賺了?


    許巍:以前我還在唱片公司,發行什么的都交給公司管,對于賺不賺錢、賺多少,我都不太關心。而《此時此刻》是我和金牌大風合約期間的最后一張,我就想把它做好,肯定對品質要求更高,要花更多錢,我自己就往里搭了很多。比如以前在百代出的《時光漫步》,制作費只有40多萬,可《此時此刻》的成本達到了200多萬。投的錢更多了,但掙的卻少了,因為網絡下載太厲害,所以我們現在就是靠商演活著,靠唱片挺難的。



    聽古典音樂覺得老祖宗智慧太高


    北青報:既然如此,支持你在這個行業繼續做下去的動力是什么?


    許巍:作為做音樂的一個人,不管是你對品質的要求,還是你的一個念想也好,就想通過音樂把自己最好的狀態呈現出來。現在音樂對我來說,也不僅是愛好或者事業,而是一種生活狀態,像有時候在演唱會或音樂節上唱歌,心會感到很遼闊。比如2011年我在熱波音樂節演出,是我這些年來唯一把自己唱哭的一次,當時在唱《禮物》的時候,感覺心越來越大、越來越大,好像融入了大自然。


    聽了那么多古琴,讀了那么多經典之后,就會知道古人其實是用音樂去表達人在自然中的生存狀態。現在對音樂的理解確實和原來不一樣了,年輕時喜歡一個姑娘就給她唱個歌什么的,認為這就是音樂的作用,當然這也是一定要有的,要表達人類最樸素的情感,對父母、朋友、愛人等等,但越往后走,就會發現它的疆域要寬廣得多。


    另外這次去英國還有一個很明顯的感受(作者注:不久前許巍和團隊赴英國拍攝了《在那搖滾的故鄉》紀錄片),就是歐美的唱片業又開始回升了,我去唱片店的時候看到很多人在那里買黑膠,買CD。歐洲人的版權意識很強,而且是全民性的,他們會覺得如果他們不支持這個產業,藝術家就不會再創作作品,音樂產業就完蛋了。這是大眾的一個心理,咱們要是都有這個覺悟太難了,因為中國人在文化方面已經習慣享受免費的產品,不過我想在整個世界潮流的帶動下,過些年我們的情況應該也能有所改變,至少我是這么期待的。


    北青報:你現在還挺喜歡新的嘗試,像《此時此刻》就不是在錄音室錄制的,而是去了云南的山水之間,接下來還有什么想要挑戰的?


    許巍:音樂家有的喜歡一以貫之,這輩子就唱布魯斯或就唱民謠,或者像Metallica樂隊就玩重金屬,不管你世界潮流變成什么樣子。但是我比較喜歡多些嘗試,搖滾、民謠啊來回變,現在電子樂也挺想玩玩。


    北青報:但是我也聽到有些歌迷說,感覺您的音樂這些年來基本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,不管歌詞的意境還是旋律,聽起來都比較像。


    許巍:其實我的風格變化特別大,從《兩天》到《空谷幽蘭》就像兩個人一樣。我也經常聽到有人這么說,還認真琢磨過這個事,后來我發現,這就好比一個人遠觀一樣東西,比如歐洲人看亞洲人,他分不清你是中國人日本人,因為距離太遠了。像有些人沒聽過京劇,他也會覺得京劇不都一個調嘛。其實真不是,這是因為你沒有進入,當你進入才會知道它里面太不一樣了,有很多非常細微的東西,只有真正聽進去的人才知道。


    我覺得是這個原因,會這么說的肯定是不了解我的人,如果是了解我的人聽我的歌會覺得改變特別大,包括我每個階段的聲音、發聲狀態、在舞臺上演出的狀態全都不一樣。好多朋友都跟我說:“你變化多大呀!他們怎么會覺得你沒變化呢?”



    我不太愛對社會發表什么意見


    北青報:像你這樣的原創音樂人近年來出專輯的頻率都比較低,如你所說,追求高品質是一個方面,不過是不是整個樂壇也面臨創作力匱乏的局面?


    許巍:其實不只是樂壇,中國各個行業都需要發展。但我不太愛對這個社會發表什么意見,我也不是公知,我只想把自己做好。在我的行業里,我看到的是國外的發展水平真是比咱們領先太多了,所以我想在我的位置上,能做到哪一步就盡量做到哪一步,我也管不了整個行業,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做到的。我盡量和我合作的人在一起努力,我們團隊的氛圍很好,大家都是“知恥而后勇”的狀態。


    北青報:人們經常把你歸類于搖滾或民謠領域,而這兩種音樂形式的發展態勢比起以前也是衰敗了很多,您覺得這是什么原因呢?


    許巍:在搖滾樂和校園民謠盛行的那個時候,大家都很有情懷,現在這個時代很少人再談情懷,沒有聽這種音樂的心境了。


    就算是現在,有時候和朋友們出去打臺球,聽到背景音樂放老狼的歌,我都會突然把桿兒扔一邊,然后坐著聽。老狼唱得太好了。這不是因為技巧,老狼沒什么技巧,我們倆唱歌都沒什么技巧,樸樹也是這樣,可是你會被打動,因為他唱的是你內心那種情懷。通過成長、自我修養之后,你會發現你的覺悟、智慧、價值觀等等很多東西都是要通過情懷來抒發的。


    北青報:會有無奈或無力的感覺嗎?


    許巍:沒有什么無奈,尤其是讀了很多佛經后,我越來越了解這個世界,它不是讓你去較勁的。這個娑婆世界就是這樣,會有很多不圓滿、不完美,這就要你把心態放得很平,要踏實下來。我曾經也有過很痛苦的時候,因為這個時代讓你的價值觀很混亂,從古到今的人可能都會有面臨到這種問題。但是后來我漸漸醒悟了。就像這次英國之行,很多英國人都告訴我這句話:To be yourself,做好你自己。不管你希望這個世界變更好還是怎么樣,第一步都還是要先做好你自己,不要去怨天尤人或對別人有什么要求,我覺得這是一種很棒的價值觀。


    -- End --


    ?開 獎?

    昨天已經說了 ?正確答案是2005年絕版青春天津《執著》


    答對的前三位朋友分別是:



    請以上三位朋友盡快添加我的微信(564027821)領取獎品



   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观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