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晉城原創音樂聯盟

    ? 【晚安曲】《天之痕》鋼琴曲!在天上畫滿愛你的心痕,

    純音樂2021-08-02 16:45:34
    不知道還有沒有朋友記得軒轅劍——天之痕這個游戲,在聽一個心理課講座時,老師的背景音樂就是這個游戲的音樂,太熟悉了,以至于曲子一響起,我就想到了天之痕,找到了這個唯美的視頻,分享之:“畢生心血創九黎,奈何今朝楓起舞。望看云山之彼端,試問孰能補天痕!”

    ?


    天之痕除了凄美感人的劇情和唯美清雅的水墨畫風外,其內涵也是吸引玩家的亮點之一,把華夏文化傳承的詩詞歌賦加入到游戲中,全部游戲流程,始終伴隨著或耐人尋味或膾炙人口的詩詞。

    在名山古跡的風景中,玩家將會時刻感受到詩情畫意的游戲氛圍。仿佛每位玩家都化身為俠骨柔腸、風度翩翩的多情劍客,融入到天之痕的世界。




    玉碎
    冰涼的水珠。
    一滴一滴,滴在我的臉上。
    很溫柔。
    是他的淚。
    額上的血沿著眼簾流淌下來,涌入眼中,四周的事物剎時變了緋紅,猶如開滿了絳紅色的曼朱沙華,從我們身旁,一直延向天際。
    惟獨他的顏。
    惟獨他的顏深深映在我的眸中,清晰的就猶如仙山的月光,猶如海面的笛聲;清晰的,我能看見晶瑩的淚自他目中溢出,沿著臉頰流下,再滴入我的眼中……
    很想抬手拭去他的淚,告訴他不可以哭,卻將手努力抬至他唇邊,又無力的滑下,終被他緊緊握在了手中。
    很想將一切告訴他,關于小雪,關于寧珂,關于宇文拓……傾盡所有力氣,卻最終只得氣若游絲的吐出了一句:“答應我……原諒小雪……”
    閉上眼的那一瞬間,腦海中浮過了許多事物。
    龍舟上的那一箭,讓我記住了陳靖仇這個名字;仙山島月夜他溫柔的聲音,讓我開始對他眷戀不舍;日落海面那悠揚清越的笛聲,讓我明白了,我此生此世,將一直為他所牽絆糾纏……
    他說:“我們三人要一直在一起,永永遠遠都不分開。”
    我想說:“就算某日分開了,也請不要忘了我。”
    卻終于沒有說出口。
    只可惜……只可惜……
    終于聽不見他聲音,終于看不見他容顏。
    那一刻,我只愿傾盡我七世性命,只求與他再次相逢……
    美人不知何處去,此地空遺玉琵琶。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仇滅
    小雪離開了,玉兒姐姐也舍我而去。
    那時的諾言,竟如水晶一般,美麗動人,卻一碰即碎,散作了千萬片。
    眼前還流離著小雪的淺笑,懷里還殘留著玉兒姐姐的體溫。
    如今卻迥然一身,在這月夜的河畔,凝著那桂輪,吹起了不知給誰聽的笛聲。
    心中千萬次念道:我愿放棄一切,只求能換得她們回來。
    而當我真的可以換得她們回來時,卻不得不選擇放棄一方。
    “你自己決定吧。”古月仙人這樣說。
    “請讓玉兒姐姐復活吧。”小雪流著淚看著我。
    我又何嘗不想再次聽見玉兒姐姐的聲音,看見玉兒姐姐的笑容。
    我還清晰的記得,水晶宮底她低垂著眼簾悲傷的樣子,仙山月色下她晶瑩透明的淚珠,日落海面她淡淡微笑的朱容,太師府邸她被我緊緊握住的冰涼的手……
    這一切,又何嘗不是我的夢魘。
    只是……只是……
    深深嘆了口氣,終于,作出了自己的選擇——放棄……
    閉上眼,再睜開的時候,竟再次看到了她身著朱華衣裳的身影,姍姍而至。
    臉上帶著淡淡微笑,眼中卻常含著淚水。
    “若聞此曲,如憶玉兒。”她說,笑著看我。
    然后那絳紅色的影兒便在一片黑天白雪之中,隱去,不見。
    好的,若聞此曲,如憶玉兒。
    不管發生什么事,就算是忘了你,我也會記得這首曲子,若聞此曲,如憶玉兒。
    睜開眼來,抬頭走向那將會從我此處把玉兒姐姐真正奪走的失卻之陣。
    我已不怕,因為,若聞此曲,如憶玉兒。
    紅顏如夢隨風逝,獨留一曲述相思。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雪落
    至今仍時常會想起那時的海面。
    玉兒姐姐的琵琶和著陳哥哥的笛聲,在海面糾纏拂繞,百轉千回。
    陳哥哥的聲音溫柔,他說要一直在一起不分開。
    玉兒姐姐的眼眸清澈,她欲言又止,眼波流轉。
    那日的海面,風如許,云如孌,夕陽如血玉,碧波如翠環。我們的友情,如紫藤的藤兒,糾纏,糾纏……
    抬起頭來,觸到的卻是陳哥哥已忘記了一切的澄凈的眼眸。
    他是否知道,就是這雙眼眸,曾親眼看著玉兒姐姐的離去,曾為玉兒姐姐流下了無數的淚水,一滴,一滴……
    舉起手中淡黃色的小花,輕輕的用唇觸碰,仿佛感到了那時玉兒姐姐冰涼的肌膚,陳哥哥哀傷的淚水,以及,那個小女孩燦爛的笑容……
    忽的一陣風吹來,將手中嬌柔的花朵掠了去,毫不留情。
    陳哥哥慌忙追去,那花兒卻被吹自崖邊,悠然慘烈的墜了下去,就如玉兒姐姐那如月如花的華年,將在二十歲那年,香銷,玉殞……
    難道竟連一絲懷念都不肯留給我么?
    看著那越飛越遠的淡黃身影,淚悄悄的滑下,卻固執的不肯拭去。
    陳哥哥站在崖邊,目光望著那無盡的遠山,空闊的天際。天空之上,一行大雁列作人字,穿梭與云海之中。
    “不知那大雁是帶著誰的錦書與思念遠去了?”他若有所思的道。
    聽聞此言,頓時不覺心念一動,輕輕拂動琵琶弦,奏起了那曲已不知被我彈過多少次的曲子……
    曲罷,低聲回道:“或許,是我的吧……”
    抬起頭來,那行大雁已漸行漸遠,將要在漸暝的暮色中隱去,悲戚的鳴聲遠遠的傳來,空曠的述著無盡的哀傷……
    柔腸,盡碎。

    云深音渺無歸處,空盼天涯望斷腸。


    純音樂接受各類文章投稿

    投稿郵箱:tiandao@foxmail.com

    (采納有紅包)

    ???已開通評論功能,歡迎大家留言,?聽完記得分享哦

   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观赏网